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也作为对我毕生血汗的一个